笔趣阁 > 灵气逼人 > 第三百二十章 梦魇丛林

第三百二十章 梦魇丛林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歌还以为自己眼花,刚才踢飞出去的明明是个大活人,怎么会变成一捆荆棘?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的匕,却真真切切插在上面,目光再怎么扫描,还是找不到宁晓峰的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插着匕的荆棘,就像一个致命的陷阱,楚歌遍体生寒,根本不敢上前捡拾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现,丛林变了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四周弥漫起了一股淡绿色的迷雾。

        迷雾缭绕之下,丛林恍若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束枝桠和每一棵大树的背后,都传来宁晓峰的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有无数双猩红的眼睛,从灌木和荆棘后面绽放出阴冷的目光,刮擦着他的血肉和骨骼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能听到“兵工厂”刘斌和四条过江猛龙出断断续续的驳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却变得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远处鸟兽的嘶鸣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望去,树冠之间的缝隙,同样被绿色迷雾遮蔽,连高空中直升飞机摇曳的指示灯,都消融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   楚歌背后,传来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意识低头俯身,肩膀顿时感觉一阵热辣辣的刺痛,一条浑身带刺的荆棘,就像毒蛇般从他肩膀上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子弹和战刀都无法撕裂的战斗服,竟然被荆棘的尖刺扯烂,肩膀顿时红肿和溃烂,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奇长无比的荆棘,从后方的黑暗中射来,缠绕到了前方一株大树的枝桠上,像是一条拦截索,横在楚歌的右侧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歌还来不及激活震惊能量,愈合伤口,又有一条荆棘从黑暗中射出,笔直朝他的脖子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歌大惊失色,脖子一缩,凌空倒翻,险之又险避开荆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荆棘缠绕到了第三棵大树的树干上,尖刺深深扎入树皮,瞬间将树皮腐蚀掉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被它缠绕到脖子上,恐怕要一路侵蚀到颈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第三条,第四条,第五条荆棘,都被楚歌狼狈不堪地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荆棘却在楚歌周围纵横交错,形成一张拦截网,荆棘上出了尖刺,更有密密麻麻的一排排小孔,恍若呼吸般,释放着淡绿色的迷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究竟是什么鬼玩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歌又恶心又紧张,“难道‘疯子’宁晓峰压箱底的能力,是操纵植物?该死,这片丛林是他的主战场,我在这里,根本没机会战胜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树影摇曳,枝桠晃动,荆棘和藤蔓就像是毒蛇般蠕动,交错成了宁晓峰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实在太天真了,难道你都不知道,自己是被官方包装出来的宣传品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晓峰道,“还是上多了电视,拍多了广告宣传片,你已经被自我催眠,误以为自己真是什么……城市英雄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歌单膝跪地,急促喘息,狠狠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坚持,坚持到底,就是胜利,未必要战胜对手,只要拖延到大部队赶来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歌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默默调动震惊能量,修复肩头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随着金色光点疯狂涌入肩膀被腐蚀的部位,楚歌却感知到一丝微妙的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受的伤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准确说,我真正受到的伤害,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——看起来已经严重腐蚀,溃烂到看见骨头的伤口,调集震惊能量来修复的结果,却远远没有暴露骨头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感知好像出现了紊乱,视觉和痛觉神经都被严重干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,难道这家伙的能力,并非‘操纵植物’,而是某种类似催眠的‘操纵感知’,是幻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楚歌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晓峰的战斗力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,倘若对方真的掌控“操纵植物”的能力,在丛林战场中,根本没机会,赶紧撅着屁股逃跑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不是“操纵植物”,而是催眠或者幻术的话,拥有震惊能量的楚歌,或许能想出破解之道,杀对方一个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提是,不能被对方看出端倪,不到最后一刻,都必须死死保住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条荆棘,朝楚歌劈头盖脑甩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歌心中一动,闪避度稍稍放缓,装出痛不欲生又惶恐欲绝的样子,胸口硬生生接了对方一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早就调集震惊能量,在胸口组成金色护盾,抵消了对方大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这种方法,来观察对方的攻击模式,分析宁晓峰真正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冷静,如果我真的中了幻术,眼前一切都是幻觉,再怎么胡乱攻击,都不可能命中宁晓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重要的事情,是把他真正的坐标找出来,才能施展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又不能显露自己已经知道真相的事实,否则,对宁晓峰来说杀不杀我是无关紧要的,倘若他现无法得手,完全可以一走了之,那就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须精确把握分寸,装出自己很好杀的样子,引诱宁晓峰杀掉我之后再走,惟其如此,才能告慰在此役中牺牲的那些英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楚歌捂着胸口,出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不完全是伪装,即便荆棘是幻觉,但宁晓峰的攻击的确携带着剧痛无比的毒剂,能极大提升和扭曲人体的痛觉,饶是楚歌这样习惯于疯狂虐待自己身体的修炼狂人,都有些吃不消,只觉得从咽喉到肺叶,都涌入一团岩浆,又从每一个毛孔中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歌扯着嗓子,歇斯底里叫起来,同时疯狂挥舞双手,面露惊恐欲绝之色,“你竟然能控制丛林,你不是疯子,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晓峰微笑,更多荆棘和藤蔓组成的绿色身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,像是十几二十个宁晓峰的植物复制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意。”他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十根荆棘,同时从四面八方,朝楚歌狠狠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歌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,即便自己看穿了这是宁晓峰的幻术,也很难挣脱对方创造的噩梦迷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想着要故意示敌以弱,让对方掉以轻心,看来是自己想多了——根本不用“示敌以弱”,他本来就弱!

        偏偏这时候,随着心跳和血液循环的加快,各种激素都疯狂分泌,体内平衡被打破,三十六枚五级基因药剂凝聚而成的“定时炸弹”中,也有好几枚跳出来作祟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荆棘长鞭一条条狠狠抽打在身上,剧痛像是利刃,将几枚定时炸弹的外壳,敲出了无数道“皲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里面释放出来的能量,更像是一双双无形的大手,要把楚歌的身体,从细胞深处的基因链开始,彻底撕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楚歌是真的毫无保留,出杀猪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单膝跪地,疼得眼泪都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也来不及躲闪,在梦魇迷宫中,楚歌被几十条镶嵌着毒刺的荆棘死死缠绕,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    哧溜哧溜,哧溜哧溜!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荆棘真像是拥有生命,某种妖魔的肠子,越缠越紧,不断侵蚀和吸吮着楚歌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“幻术”,貌似没有直接攻击力,但修炼到一定级数,也可以直接摧毁人体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楚歌就通过震惊能量的修复感知到,自己的神经就像是地震来袭时扭曲的高架桥和高公路,正一段接着一段地断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令他恐惧的是,他还没有找到宁晓峰究竟藏在哪里,换言之,他随时都会遭受不明方向,突如其来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顾一切,疯狂调集震惊能量涌入双眼,试图看破梦魇迷宫的虚幻,却也只能将周遭世界,变成一片斑斓模糊的扭曲,两股力量抗衡的结果,反而是眼球刺痛,好似即将爆裂的气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候,越来越多藤蔓涌入那一尊尊“宁晓峰植物复制体”的身上,令他们不断膨胀,很快变成参天大树的模样,一个个身高十几米,张牙舞爪的绿色巨人!

        :。:

  http://www.1kdw.com/5_5030/259094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kdw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kd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