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千门江湖 > 第二十三章 认罪书

第二十三章 认罪书

        马嘉和苏子全戴着面具,穿着黑袍,悄然地来到了正堂后面一个不起眼的位置,静静地看着坐在正堂上座的诡门门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是老门主还是陈一鸣?”马嘉偏过脑袋,指着坐在正中间的诡门门主轻声在苏子全耳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子全冷哼一声,鄙夷地说道:“但凡戴上黑金天眼面具的都是一个德行,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,瞧着都怪渗人的。”马嘉吐吐舌头,站到了苏子全身后,继续观察这大堂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那四个人带上来。”诡门门主一声令下,几个诡门手下便将四个五花大绑的门主押了上来,这四人被打得遍体鳞伤。一个个鼻青脸肿,被押上来后,四个门主漠然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子全看到四名饱受折磨的门主后捏紧了拳头想上前阻止,却被马嘉一把抓住,拦了下来,马嘉冲着苏子全摇摇头,提醒苏子全不要一时热血上涌坏了大事,苏子全也只是一时冲动,被马嘉拉住后也反应了过来,冷哼一声之后站定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我把大家伙聚在这里,不为千门,不为江湖,也不是选什么盟主,就是想聊聊。”诡门门主右手摩挲这门主宝座的扶手,看都没看四人一眼,似乎是在自顾自地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名门主面面相觑,聊天?聊天能是这种待遇?他们四人被带到诡门之后迎接他们的首先就是一顿毒打,诡门的刽子手也不问他们任何问题,也不说诡门门主有什么目的,反正冲着他们就是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四人都是千门中金字塔尖的人物,受刑的过程当中他们自然知道刽子手没下死手,但是那种皮外伤的疼痛却没少让他们受罪,看着高高再上的诡门门主,四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索性一个个都选择了当哑巴,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聊聊过去咱们干的那些事儿,杀的那些人,贪的那些钱!”诡门门主的语气清冷,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门主听了这话后面面相觑,他们千门中人一向都是合作为主,诡门门主这话虽然说的很*,但也说明他们几人的关系,包括诡门在内,他们几人之前也没少做伤天害理之事,说到这里,四人反而轻松了下来,毕竟在每次办事的时候,诡门总是拿的大头,他们几人也就是喝点汤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用不着给我们下慢灵散之毒,还把我们绑来这儿吧?!”  玄门门主听了这话后,直接开始嘀咕了起来,他已经做好了打算,如果诡门门主是看上了他们的财富,他拿出一部分来也不是不行,心想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燕门门主可不这么想,眼睛滴溜溜转了一拳后,索性一伸手,怒气冲冲地诡门门主说道:“少在这装圣人了,咱裤裆里哪个干净了?解药先拿来,其他的我们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诡门门主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人,又看了看玄门门主和燕门门主,眼中翻过一丝白眼,仿佛在看白痴一般根本没有理会两人,而是继续说道:“过去杀人总是我带头,这次忏悔也由我做东,笔墨伺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令下之后,便有诡门门徒捧来了四副笔墨纸砚,一一摆在了四位千门门主跟前,看到这一动静,四位千门门主都蒙圈了,这诡门门主到底想干什么?如果说因为之前的事情感觉分赃不匀,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想要一统千门,直接跟自己说,亦或者把自己杀了一了百了,现在又是什么笔墨纸砚,诡门门主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年前的唐家灭门案,大家应该没忘记吧。”诡门门主似乎内心有些激动,深吸了一口气后,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埋在了座椅的靠背上,抬头望着天花板,说话的似乎后声音也有些飘忽,似乎陷入了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诡门门主说到这事,四名千门门主内心直接一个咯噔,十年前,他们数个门派联手血洗了上海滩首富唐家,那一票是他们这辈子干的最大的一票,也是最成功的一票,那一晚之后,他们几个门派获得的财富直到现在都没有用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千门自然有千门的隐匿方法,一番运作下来之后,凭着上海巡捕房那一点点警力,哪怕是一夜之间死了上百人,他们也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再加上那天晚上唐家能主事的人都死了个精光,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唐黛云,虽然唐家在之前号称上海滩首富之家,但是被血洗之后凭借着一个唐黛云又能拿他们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在获得巨额财富之后,他们之间互相约定,这件事情再也不会提及,参与当晚行动的人都要将事情的真相带进棺材里,否则,其他门派联手共杀之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好这事不再重提的吗?你现在说这事是什么意思?”燕门门主眉头一皱,他在做好出逃准备的时候就感觉事情不妙了,现在被抓到了诡门,他本就没打算出去,因此在四人中间,他显得胆子格外大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自己干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写下来,然后签字画押!再多问,直接杀了!”诡门门主身体前倾,从座位上走了下来,盯着跪在地上的四人用不可怀疑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千门门主听着诡门门主的话,望着被端上来的纸笔有些不知所措,他们不明白,什么时候诡门变衙门了,还让人写起了口供?

        燕门门主深深地看了一眼坐在上面的诡门门主,突然将手中的笔墨往地上一扔,站起身指着诡门门主道:“这案子早就结了,就算现在追查起来,巡捕房也没有证据逮捕我们。哈哈哈哈,我知道了,你不是诡门的寒门主,你是秦风!你是想骗我们写认罪书吧?我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燕门门主的话刚说完,参与这次集会的各大门主和一众诡门杀手大惊失色,纷纷朝着坐在上首的诡门门主看去,如果燕门门主说的是真的,那么他们岂不是都被秦风玩弄于股掌之上?如果眼前这人不是寒门主,那么真正的老门主寒,去哪里了?

        燕门门主眼见一句话已经打动了在场所有人,更加变本加厉怒指诡门门主道:“毒八、余多、老刘他们就是因为唐家的事儿被你杀掉的!对!你不是寒门主!你是秦风!你是唐家的走狗陈一鸣!我就说怎么感觉不对劲,快说,寒门主在哪?陈一鸣,你背叛同门,残杀老友,你会下地狱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扑哧!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上首的诡门门主动了,只见他身形一闪,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燕门门主身前,手中长刀狠狠地扎进了燕门门主的胸腔,等到燕门门主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,直接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悔改,死有余辜!”诡门门主一脚将燕门门主的尸体踢开,环顾四周一拳之后,干净利落地将手中钢刀插进刀鞘。

        诡门门主干脆利落的抉择让苏子全和马嘉皆是一惊,抹掉了刀上的血后,诡门门主恶狠狠地盯着周围的人说道:“谁还有疑问?现在提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诡门门主的暴虐,一众诡门杀手全部低下头,哆哆嗦嗦地选择了臣服,而跪在地上的三个千门门主更是不用催促,颤颤巍巍地拿起笔,开始奋笔疾书起来,开玩笑,即使眼前之人不是寒门主又能怎么样?看他那杀伐果断的性子,自己可千万别做了枉死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即使眼前的诡门门主真是陈一鸣假扮,那也是寒门主和陈一鸣两人之间的事情,他们两人一个是诡门真正的老门主,一个是凶名赫赫的诡门第一杀手,在诡门内都是威信极高的,可以说老门主和陈一鸣,两人谁在执掌诡门,诡门的杀手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刚才凶狠的样子,哈哈哈,还有那不可一世的语气,简直像极了他,一模一样啊!”突然间,沉默的大厅响起了一阵笑声,苏子全将面具一丢,从马嘉身边走了出来,马嘉见状想要阻止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厅内,所有人的目光被苏子全吸引了过去,这个时候还能站出来说出这番话,他们都想看看这个不要命的疯子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子全走到诡门门主跟前,一把抓住自己脸上的诡门面具摔在了脚下,露出了自己的真容,苏子全就这么坦然地看着诡门门主,随后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你为什么会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?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诡门总舵外,几只鹰隼飞过竹林,老麻雀带着吹糖女和朱久汇合在一起,为了这次行动,朱久和老麻雀召集了各门派散落的千门江湖人士,准备齐进诡门,保护苏子全的同时找诡门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久看着吹糖女,轻声责问老麻雀道:“老麻雀,你怎么把你娘也带来了?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朱久的责问老麻雀面露难色,其实他已经劝过自己的娘亲了,但是吹糖女听说老麻雀是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就断然站出来拒绝,而且开出的条件是要么别去,要去就要带上自己保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麻雀和苏子全那可是过命的交情,现在苏子全有难,他老麻雀不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兄弟?思考再三之后,老麻雀只好点点头,他内心已经打定了主意,他娘亲要跟着来也没事,待会找几个兄弟将她保护在外围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吹糖女看到朱久问话,温柔地摸了摸老麻雀的头,对朱久说道:“朱久兄弟,我不能再次失去我的孩子了。而且,我好歹也是千门中人,关键时刻,你们用得上。”

  http://www.1kdw.com/5_5800/259092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1kdw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1kdw.com